军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 辽宁舰全透明交付:可以微博直播可以在高楼里

辽宁舰全透明交付:可以微博直播可以在高楼里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

  昨日,舷号为16号的中国人民海军航空母舰正式交付,并被命名为“辽宁”号。 早报记者徐晓林发自大连

 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“辽宁舰”航母的改造工地采访,第一次是去年7月底、8月初,当时正是改造中的航母第一次海试前夕。

  时隔一年,我再次踏足这片土地,并得以目睹昨日的交接入列仪式的全过程,用与我同行的摄影记者的话来说,颇有见证历史之感。

  郑明,是一位89岁的老人,他退休前的职务是海军原装备技术部部长,中国航母梦的“长期患者”。从去年6月份开始,我因采访结识他。

  每一次的采访时间都很长,以至于我担心两个多小时的持续采访,老人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。但是每一次问他,要不要休息一下,他都说不用,他要继续陈述他心中的“航母梦”。

  郑明部长对他的老领导,已故的原、海军原司令员上将感情很深,在多次采访过程中,他会拿出《回忆录》给我一点点地核实细节,而这本厚重的书上面到处都是他用笔做的记号。

  郑明部长引用最多的的一句话是,“中国不建航母,我死不瞑目。”实际上,这句话用在他自己身上也是极为合适的。

  除了接受采访,郑明部长还帮我去一个个地认识他的老朋友们,有时候是领着我去,有时候是给他们打电话。无一例外,这些朋友都是与航母有着挣不脱的关系的人。

  其实,一个个航母梦在更多普通中国人的心底沉积已久。去年7月底、8月初,那时香炉礁宜家家居前面的高楼还在打地基的阶段,一批接一批的年轻人爬到了宜家外面四层的消防楼梯上,瞭望即将海试的航母。

  后来上去的人实在太多了,宜家就安排了两个保安带了椅子在一楼楼梯入口处看守着,不过这还是无济于事,一不留神,这些年轻人又溜了上去。

  他们中更多的人也并非高级军事发烧友,对航母知识似乎也知之不多,但他们就是想来看的第一艘航母。

  我在宜家楼梯口见过一个来自北京的24岁小伙子,一边用最低倍度的望远镜远眺,一边聊着天。他在北京的一个公司上班,找了一个周末,背了一个包,买了一张火车票到了大连,为的就是看一眼航母。

  那天下午,他在楼梯上待了有两个小时左右,就是一直看,一直看,然后挥手和我告别,他要赶周日下午的火车回北京。第二天早上,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他。

  在去年的那一周采访时间里,我见过成群结队的大学生和中学生来到这里。他们似乎也没有稍微专业的设备,可能连一个最便宜的望远镜也没准备,就是好奇,来看看。

  与他们挤在一起的还有一样好奇的众多港台和境外媒体的记者们。朝日广播公司的两个记者拿着话筒到处寻找合适的受访者。

  去年那时候,中日关系还不错,但是这些普通的大中学生还是有一些腼腆,不大敢接受采访。最后一个稍微勇敢些的男生在大家的推挤中站了出来,接受了采访。

  在表达了一番航母与爱国、国防、富强之类的关系之后,电台的记者追问了一个问题:你对航母非常感兴趣么?比如对航母哪些技术特别有兴趣? 我们的受访者大概就很难说出具体感兴趣的细节了,或许他们只是有些“好奇”。今年重访故地,我有一个惊奇的发现,在三天的时间里,我竟然没碰到一个好奇者。

  一番思量之后,我似乎有了一些释然。从去年4月,甚至更早开始,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,通过长达10次的海试以及媒体持续不断的报道,中国人对航母的新奇感渐渐得到满足了,也就没有再多的人去再也看不到航母的宜家楼梯上张望了。

  我也开始发现,随着航母训练和试验进程的不断深化,人们在讨论区的话题也渐次深入,从最开始的改造,谈到海试,再谈到了交船的种种迹象等等。

  推而广之,如果“辽宁舰”最终入役之后,中国人就完成了一次航母从建造到海试,再到交船,最后到服役的完整关注过程,即使第一艘国产航母最终造出来了,能否再收获如此之多的注目礼成了一个疑问。

  昨天上午,我们和一个同行在观察点等候的时候,这个同行的编辑打来了电话,询问其有没有采访相关当事人,比如舰长的可能,还问了他是不是在媒体群访区。

  所有从事军事新闻报道的记者都明白一个道理,军事无小事,稍有不慎就会出大纰漏,所以我们会谨慎再谨慎。